138-2379-2020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8-2379-2020
微信:138-2379-2020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金中环国际大夏A座

侦探调查

调查取证:借给前夫150万求复婚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6-21 21:36
调查取证:借给前夫150万求复婚

我和前夫顾远是彼此的初恋。

2000年初,我从县城医院辞职重回校园读书。

顾远刚刚从医科大学毕业,共同的朋友介绍我们认识,他对我一见钟情。

这之后,他经常骑着单车来学校找我玩,再后来,我父亲查出了肺癌。

当时,他已在肿瘤医院实习,每次父亲来武汉看病,都是他帮忙跑前跑后的打点。

连父母都说,这男孩真不错,踏实又稳重。

那段时间,我既要忙于学业,又要担心父亲的身体,整日愁眉不展。

顾远便带我找馆子打牙祭,医院门口湘菜馆必点的是辣椒炒肉,小巷里的手工水饺,兰陵路的三狗炒面……

他总能发现好吃又便宜的地方,在吃吃喝喝中,我们的心越靠越近。

记忆里,最幸福的画面是,我坐在顾远的单车后,一路颠簸着从医学院那条坑坑洼洼的小路骑到长江边。

长江的风,温柔地拂过。

顾远看着我说:“放心,有我在,别怕!”

那是全世界最治愈的情话,能让所有烦恼烟消云散。

22岁生日那天,顾远瞒着我,和舍友一起把宿舍布置成一个大型礼物盲盒。

吊扇上挂满了各种礼物,开关一拧,它们慢慢转动起来。

有各种我爱的零食,以及我人生拥有的第一只口红,第一个眼影,它们全部来自一个叫美宝莲的品牌,因为我名字里有莲。

想着他憨憨地在专柜前和导购小姐沟通的样子,我彻底被这个个子不高,话不多的男孩打动了。

顾远说:“莲子,生日快乐,以后每年的今天,你都会收到我的祝福和礼物!”

我哭得像个幸福的傻子。
2002年6月,我毕业了,开始找工作,并租住到顾远单位附近。

房子很破也很旧,顾远从医院扛来闲置的钢丝床,用84消毒液里里外外的清洗。

看着他蹲在地上满头大汗的洗刷时,我想,嫁给这样的男人,这辈子一定会很幸福吧。

然而,找工作并不顺利,夏天快过去了,我依然没有收到录用通知。

我很焦虑,顾远却总是想办法逗我开心,不断的鼓励我,帮我修改简历,甚至一遍遍模拟面试官,给我打气。

有一回,面试失败,我的心情沮丧极了。

走到出租屋楼下,忽然闻到一阵香味,抬头便看到顾远正打着赤膊,挥汗如雨的炒菜。

看到我,他扬起手中的锅铲说:“莲子,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辣椒炒肉。”

我眼眶红了,发誓一定要留在武汉,和这个男人永远厮守。

秋天来临,我终于找到了工作。

虽然工资只有一千块,也没能和顾远成为同行,但能留在武汉,能和他相守在一起,比什么都重要。
2003年,我和顾远领证了。

双方父母凑了首付,我们终于在武汉有了自己的小家。

因为手头紧张,我们的新家只有一张床和一张餐桌。

虽然房间里空荡荡的,但彼此心里的爱却满满的。

为了省钱,我们回老家举办的结婚仪式,婚纱,以及敬酒服都是借的,连婚纱照都是同学帮忙拍的。

顾远执意要给我买个钻戒,我挑了个最小的,他心疼的搂过我说:“老婆,等以后有了钱,一定带你换大钻戒。”

苦吗?确实有点。

但我依然认为,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婚后,我的人生开始逆袭。

先是去了一家国企,后又跳槽进外企,月薪翻了十倍。

从2003年到2013年,这十年,我们的事业步入正轨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先后买了车,和第二套房,以及第三套房。

30岁那年,我剖腹产生下女儿,怀孕期间,顾远去外地做扶贫工作,等他回武汉时,女儿已经出生了。

我毫无怨言,我们都是光脚向前冲的人,能在省会城市站稳脚跟,付出的本就比别人要多。

顾远回来后,很快升职,而我休完产假没多久,也被提升为部门经理。

两人的收入比从前更高,也更忙了。

可能再好的感情也抵不过时间的流逝,那会的我们沉浸在各自事业的喜悦中,并没有发现枕边人内心的变化。

再加上,我性格大大咧咧,对顾远百分百信任,连工资卡都交给他保管。

以至于顾远经常对朋友说:“我老婆看上去是女强人,其实骨子里单纯又善良。”

他说:“莲子,娶了你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。”

我又何尝不是,这一生,我时常在小事上后悔,但最不后悔的事,就是嫁给了顾远。

那时的我到底年轻,还不懂人和感情都是善变的。

变化要从顾远赌气辞职说起。

那是2015年,因为种种原因,心高气傲的他从公立医院辞职去了广州工作。

与此同时,我却被一家民营企业以年薪50万挖去做高管。

我们之间的差距一下拉开了。

特别是当我把斯柯达换成了宝马,笔记本也换成苹果最新款时,顾远酸溜溜地问我,下一步准备换什么?

我开玩笑说,让他对我好一点,否则下一步就是换老公了。

话虽如此,我却从未动过这种念头,在我看来,人生有起有落,都是很正常的。

我利用出差去广州看他,给他做饭,鼓励他,温暖他事业受挫的心。

异地的前半年,我们的确小别胜新婚,顾远住在新单位宿舍,像极了我们恋爱时租的房子。

每次去广州,我在走道里给他炒辣椒炒肉,感觉又回到了热恋期。

我甚至想,再奋斗两年,我就可以挣到在广州买房的首付,到时,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团圆了。
事实上,我把一切想得太过于美好。

新工作步入正轨后,我才发现,从外企到民企,业务上各种水土不服,再加上女儿又面临幼升小。

所有压力像海浪般,一个接着一个拍向了我。

我开始焦虑,甚至是失眠,而顾远在广州,什么忙也帮不上。

我开始抱怨,甚至指责,常常会口不择言,说一些难听的话。

比如,他不该不顾家庭辞职南下。

又比如,我承担了这么多,到底得到了什么?

那时的我,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单亲妈妈,每天都在丧偶式的育儿。

为此,我们吵了无数次,吵到最厉害的时候,“离婚”二字脱口而出。

我并不是真的想离婚,只是想让他能多关心我,关心这个家。

可顾远解读的信息却是,我在嫌弃他。

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,顾远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。

以前一个星期回来一次,后来变成一个月一次。

每次回来,要么在婆婆房间聊天到深夜,要么等我睡熟了再回房间。

总之,他拒绝与我沟通,也不再有夫妻间的亲热。

有一次,我想用他的手机给女儿拍个视频作业,却意外发现,从不设密码的他,开启了指纹和数字密码的双重保护。

那天,我还在他的钱包里,发现用崭新百元大钞叠的爱心。

我瞬间炸毛,逼着他交待。

他看着我只说了两个字:“无聊。”

猜疑起了头,就永远无法结束,他每次回来,我们沟通的主题只有一个,吵架。

离婚也成了经常挂在嘴边的话,我不相信他,他也懒得理我。

直到我从他的包里找到了两张电影票,地址竟然是在番禺。

我愤怒了,因为我怕他在广州孤独,特意在他单位旁的电影院充了卡,他却舍近求远,答案呼之欲出。

那天,我把他从床上拉起来,开始一遍遍的盘问。

得到的答复是,周末和女同事加班后,请她看了场电影,以示感谢。

这个回答,彻底激怒了我。

有多少次,我让他周末回来,陪我去看电影,他都说忙,说高铁票太贵,可是转头却和女同事进了电影院。

我歇斯底里地逼问他,看完电影去了哪?做了什么?

他看着我停顿数秒,一字一句地往我胸口捅刀子:“我们去开房了,你满意吗?”

我如同被雷击中,半天没有回过神。

顾远突然将枕头狠狠扔在地上,吼道:“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,离婚吧!”

说完,他便抱着被子去了书房,不再理我。

天亮后,他正式提出离婚,财产全部给我,孩子给我,他只求一个清静。

我不甘心,苦苦追问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?

我哭着抱住他,告诉他,我可以道歉,可以改,我不要离婚。

可是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,顾远都只有一个诉求:离婚!

那是顾远第一次正式提出离婚。

家里炸开了锅,公婆打他骂他,让他回武汉。

我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我不能失去他,我要改变,要留住他。

我辞去了年薪50万的工作,重新回到原来的公司,虽然工资锐减,但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女儿和家庭。

很快,顾远也回了武汉,去了一家事业单位做行政,可我们却再也回不去了。

他开始变得很忙,并以工作为由,公然睡在书房,无论我怎么要求,他就是不肯和我同床共枕。

为了挽回他的心,我把自己逼成贤妻良母,工作上得过且过,下班就赶回家做饭。

可他从不回来吃,我把饭菜送到他单位,他也只是冷冷地说,以后不要再送了。

在家,他对女儿有说有笑,对我的父母,亲朋好友也是彬彬有礼,唯独对我视若无睹。

是的,无论我怎么改变,都不能让他心动半分。

我一次次找他谈心,追问他:“到底要我怎么做,才能回到从前。”

他永远冷冷地回答:“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,我要离婚!”

后来,我看到电影《无问西东》,许伯常对妻子擦肩而过毫不理会,妻子绝望跳井自杀的场面,我泪流满面。

那样的视而不见,那样的冷暴力,太令人绝望了。

我在顾远的冷暴力中日渐消瘦憔悴,从前温柔可爱的小女人,变成了会骂、会打的泼妇。

家变成了战场,我愤怒,吵架,单方面恨他,又原谅他,周而复始,始终无法焐热他变冷的心。

他人回来了,心却不在,他坚持不碰我,我放下所有尊严,把自己脱光了钻进他的被窝,换来的却是厌恶和嫌弃。

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,我不相信他不爱我了,不然他怎么会回来。

我向公公婆婆,向他的朋友求助,答案仍是:外面没有人,就是对你没感情了。

我彻底崩溃了。

 

 

Part.6


2017年4月,我们到底还是离婚了。

因为我扛不住了。

某天早上,送女儿去补习班,在加油站时,我居然拖着加油枪往前开,把加油站工作人员吓得尖叫!

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,那一刻,我觉得这样纠缠下去,我要么死,要么疯掉。

离婚后,顾远搬了出去,同时又让公婆来武汉,帮我带女儿。

他说:“虽然我们结束了婚姻,但你始终是我女儿的妈妈,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。”

公婆和我住同一个小区,有什么好吃的,我都会让女儿带过去给他们。

即便离婚了,我照样爸妈喊得亲热,各种节日、生日,我都会精心准备礼物。

我坚信,只要我做好自己,对公婆好,对女儿好,总有一天,我们会复合。

所以,当顾远再次辞职自己创业时,我瞒着所有人卖掉了一套房子,支持他。

事实上,所有的一厢情愿最终都会沦为笑柄。

有时候,承认一段感情已经死翘翘,比心存幻想要明智的多。

但那时的我,却想不通。

或者说,习惯了凡事争强好胜的我,不允许自己在感情上滑铁卢。

离婚的第一年,我报了健身私教课和游泳,每天逼着自己把体力耗尽,不再失眠,不再想他,每晚倒床就睡。

离婚的第二年,我热衷于报各种婚姻心理辅导课,了解越多,越觉得自己当初情商太低,太蠢,才把顾远从身边推开。

离婚的第三年,我开始养花,学烘焙,开始打扮自己,最疯狂的时候,我买了288件衣服,我把心思放在爱自己,爱工作,爱孩子上。

我变得越来越好,被公司调至重要岗位,所有人都说,我离了婚,状态比原来好多了。

可我还是忘不了顾远,我花巨款去拍了一个人的婚纱照,给自己买了卡地亚的戒指。

那些顾远曾经承诺过的事情,我一个人慢慢实现了,可就是无法绕过他这道坎。




二维码
电话:138-2379-2020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金中环国际大夏A座
Copyright © 2002-2027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深圳侦探调查公司